张云逸传: 新四军第二师和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巩固与发展                            周骏鸣 肖望东 刘顺元等

张云逸传: 新四军第二师和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巩固与发展  周骏鸣 肖望东 刘顺元等

作者:新浦京世界史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03 03:58    浏览量:

淮南津浦路西反顽战斗

伟大的抗日战争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在新四军第二师工作过的同志,对二师的抗战历程和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巩固与发展,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1940年3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在安徽省合肥以北、定远以南和无为以西地区与国民党军顽固派军队进行的战斗。

  新四军第二师是皖南事变后,由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及其所属部队整编而成的,是坚持华中抗战的主力部队之一,在长期尖锐复杂的日伪、顽、我“三角斗争”中,转战在淮南的广大地区,坚持抗日。在抗战中,不但要粉碎日、伪军的“扫荡”,还以很大的兵力执行对西防御的任务,反击顽军的破坏和进攻,并协同兄弟部队向东发展,为淮南和华中地区的抗日斗争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新四军第二师的发展壮大与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是密不可分的。

是月,安徽省主席兼国民党军第21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在江苏省主席兼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的积极配合下调集重兵,越过淮南铁路向皖东进逼,妄图歼灭新四军或将其赶往长江以南地区。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为顾全抗日大局,提出双方“以淮南路为界,分区抗日”的倡议,李品仙竟置之不理,并于月初,出动5000余兵力,向津浦路西新四军大举进攻。在此形势下,中国共产党中原局决定.集中主力于津浦路西,反击当地顽固派进攻,制止桂顽东进,巩固路西阵地。新四军第4支队决定以第7团在南线,反击占领界牌集的顽军第10游击纵队;以第9团保卫大桥,打击从定远来犯的顽军第12游击纵队;以第14团乘顽军后方空虚,奇袭定远县城,以调动第北游击纵队回援。4日,战斗打响后,新四军第14团一举攻克定远,全歼该县保安大队,顽军第12游击纵队闻讯后立即回援,在高塘铺遭到该团的截击,被歼大部。新四军第7团将占领界牌集的顽军第10游击纵队击溃,歼其700余人。接着第7团在王子城与桂顽第138师一部遭遇,又将其击溃。7日,第5支队司令员罗炳辉、苏皖支队司令员陶勇率第5支队主力和苏皖支队进至路西,在施家集全歼滁县保安团800余人,在管家坝击溃顽军1个营,将顽军第10游击纵队赶回古河;9日,在王子城与第7团会合,后又向顽军第138师一部反击,在八斗岭激战两昼夜,将顽军击退。与此同时,江北新四军游击纵队新7团袭击了含山及和县县城,新编第8团在肥东青龙厂歼灭顽军保安团一部。

  淮南抗日根据地是在反“扫荡”、反磨擦斗争中,于1940年3月以后创建起来的。它位于淮河以南的津浦铁路两侧,是联接我皖江、淮北、苏北、苏中根据地的枢纽地带,它对南直接威协日伪的指挥中心南京,对西防御桂系顽军(简称桂顽)东犯,是我华中抗日根据地的前卫,是支援、配合友邻地区创建、巩固和发展华中抗日根据地的战略要地。

此战斗历时9天,新四军共歼灭顽军2500余人,俘顽军支队副司令商业勤以下千余人。新四军在给进犯的顽军以有力打击后,主动停战,再度提议和谈,并达成以淮南路为界,分区抗日的协议。

  我二师在与日、伪、顽反复较量中所以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是由二师部队和淮南地区的特点与条件决定的。中共中央中原局(后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先后设在淮南多年,直接领导和指挥我们抗战;二师认真贯彻执行了党的各项抗日方针和政策,正确地处理了日伪、顽、我“三角斗争”的矛盾;淮南地区的党政军民对部队和根据地的建设都很重视;二师部队有较多的红军骨干,战斗力较强;淮南地区临近南京,人民群众长期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剥削,具有强烈的反抗精神,对共产党有较深的了解,对新四军和抗日民主政府衷心拥护;我二师和淮南各级民主政府始终重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特别是对伪军的争取工作做得较好。这些对我二师部队的发展壮大和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巩固与发展,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回忆我二师的战斗历程,大致经过了3个阶段

  一、坚持淮南,支援淮北

  1940年下半年至1941年,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德、意、日法西斯积极准备并猖狂扩大侵略战争。日军为向太平洋地区扩张,对蒋介石加紧诱降,对我抗日根据地加紧“扫荡”、蚕食。国民党顽固派加紧反共,以华中为重点,发动了第2次反共高潮,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我淮南抗日根据地在日、伪、顽军的军事进攻、政治破坏和经济封锁下,处于最艰苦、最困难时期。日伪军不断对我进行“扫荡”,在淮南根据地周围增设据点120余个,部署兵力约3万人,常驻淮南地区与周围据点的日军有第十三混成旅团,伪军有第四、六师和警卫二师,“扫荡”时还从第十五、十七、六十一师团和伪军第三、二十四、四十六师抽调兵力。顽军频繁地向我进攻,经常同我对峙的先后有桂顽一三八、一七一师,第十游击纵队和第三、六、八保安团,加上土顽武装共约2万人,向我大举进攻时还有一七二师等部参加。日、伪、顽军有时还默契配合夹击我军。我淮南抗日根据地在此形势下,面临着极端严重的局面。

  (一)整编所属部队,阻止桂顽东犯

  皖南事变后,为适应抗日斗争形势的需要,反击蒋介石的反共行径,遵照党中央将新四军整编为七个师和一个独立旅的命令,江北指挥部及其所属部队于1941年2月改编为新四军第二师,副军长张云逸兼师长,郑位三任政委,罗炳辉任副师长,周骏鸣任参谋长,郭述申任政治部主任(未到职),张劲夫任副主任,胡弼亮任供给部部长,官乃泉任卫生部部长。下辖3个旅9个主力团,1.5万余人;两个联防司令部和地方部队9000余人。四支队改编为第四旅,旅长梁从学,政委王集成,参谋长詹化雨(后黄序周),政治部副主任张树才,辖第十、十一、十二团;五支队改编为第五旅,旅长成钧,政委赵启民,参谋长张元寿,政治部主任侯政(后祝世凤),辖第十三、十四、十五团;江北游击纵队改编为第六旅,旅长兼政委谭希林,参谋长朱绍清,政治部主任徐祥亨,辖第十六、十七、十八团;路西联防司令郑抱真,政委谭光廷,参谋长李国厚(后杜国平)。同年底,陈庆先任副司令,吕清任政治部主任,辖独一、独二、独三、独五团,1942年又组建了独四团;路东联防司令杨梅生,政委刘顺元,副司令罗占云,参谋长赵俊,政治部主任王敬群,辖独三、独四团。同时,将皖中的巢(县)、无(为)、含(山)、和(县)地区与活动在该地区的江北游击纵队第二团(缺一个营)及地方武装,划归皖江地区和七师。同年9月后,我师又成立了军工部和社会部,吴师盂任军工部长(后王新民),侯政调任社会部长。二师通过整编更加坚强,走上新的发展阶段。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国民党顽固派置抗战大局于不顾,复令“进剿”淮南区的总司令李品仙率一三八、一七二两个师向我淮南进攻,并限两个月内完成任务。

  根据中原局和新四军军部指示,我二师的任务是,坚持淮南津浦路西,阻止桂顽向我东犯,确保淮南津浦路东,坚持淮南敌后抗战。作战方针是加强对西防御,配合友邻向东发展,随时准备粉碎日、伪军的“扫荡”,击退顽军的进攻。针对桂顽在路西对我蚕食、围剿的态势,以最大的决心坚持路西,保障路东,决不让桂顽越过津浦铁路向东进犯。因此,我师以路东为基地,将六旅及五旅第十三团部署于淮南津浦路西地区,坚持路西阵地。调四旅到路东整训和机动,并在地方武装配合下,准备策应路西作战,保卫路东。五旅旅部率第十四、十五团,继续配合兄弟部队向东发展,巩固和发展淮(阴)宝(应)、淮(阴)泗(阳)及皖东北地区。

  时隔不久,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第2次反共高潮即被我打退。桂顽经我自卫反击后,士气沮丧,又见我军斗志昂扬,充分地作好了反击的准备,遂停止了对我的进攻,于二三月撤回了向我路西地区进攻的部队,其东犯企图被我粉碎,我在路西反顽斗争的形势暂时有所缓和。

  (二)粉碎日顽进攻,保卫淮南地区

  1941、1942年期间,路东地区的日、伪军加紧了对我蚕食、“扫荡”。在路西地区,不但日、伪军加紧对我蚕食、“扫荡”,顽军也于1941年10月以后又加紧对我进攻。为了坚持路西,确保路东,粉碎日、伪、顽军的“扫荡”和进攻,我淮南党政军民进行了频繁激烈的艰苦作战。

  在路东地区,1941年4月,日、伪军在天(长)、仪(征)、扬(州)地区增设据点,修筑天--仪公路,蚕食我路东根据地。我四旅第十二团、五旅第十五团和路东独四团等部队,在天、仪、扬地区发起了反蚕食作战,在谢家集、铁牌店、十二里岔等地,毙伤敌200余人,击毁汽车3辆。战斗结束后,我十二团转移到金牛山以南地区。日、伪军遭我打击后,恼羞成怒,进行报复,又从扬州、仪征出兵700余人,偷袭我驻金牛山的部队,遭我四旅第十二团迎头痛击,经一天激战,毙伤日军200余人,伪军300余人,俘日军2人,伪军30余人,给敌人以沉重打击,迫敌狼狈溃退。

  日军在天、仪、扬地区遭我痛击后,又以5000余人的兵力于5月28日在飞机的掩护下,对我路东地区进行报复性“扫荡”。我师四旅第十一团在来安县张山集、屯仓与敌激战两天,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毙伤日、伪军300余人。6月3日,我四旅第十团在盱眙县车棚击溃了向盱眙县马坝等地“扫荡”的日、伪军,毙伤敌100余人。

  经过这几次战斗,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与此同时,我积极开展了对日、伪军的争取工作,正确地执行了对敌斗争的政策和策略,使我路东地区的形势,有一年多的时间比较稳定。

  1942年7月,扬州地区的日、伪军企图“扫荡”苏中地区。我师为配合苏中一师反“扫荡”,发起了天、仪、扬公路破击战。六旅第二六、十七团、师部特务营和路东独四团,深入日伪统治的心脏地区,袭击了十二圩、东沟等地的日、伪军,攻克了大仪集伪军据点,共歼灭伪军数百人。在新城消灭日军一个小队。天、仪、扬公路破击战打乱了扬州日伪军“扫荡”苏中的部署。

  在路西地区,我党政军民同心协力,在路东军民的全力支援下,反击日、伪、顽军大规模的“扫荡”和进攻。

  1941年2月正当桂顽一三八师等部向我进攻最紧张的时候,我军退守中心区定远县藕塘等地坚持斗争。日、伪军与顽军默契配合,乘我处境困难、欢度春节之际,从明光、定远、凤阳、滁县、蚌埠、水家湖、刘府等地,纠集3000余人分路向我路西走远、凤阳、滁县地区进行大“扫荡”。我师六旅第十七、十八团、五旅第十三团及地方武装一部,在殷家涧、朱家湾、靠山集、永康镇、皇甫山、花山、施家集、普益公司等地抗击敌人,奋战半个多月,毙伤日、伪军500余人,粉碎了敌人的大“扫荡”。

  在路西定远以南的谢圩子等据点,盘据着谢黑头、牛登峰、陈华斌、王华锦等6股土顽恶霸武装,他们与日、伪军勾结,经常袭击我区乡政府,杀害我干部和人民群众,危害极大,路西人民深恶痛绝,我决心扫除此害。6月,我六旅和五旅第十三团,发起对谢圩子等土顽据点的攻坚战。经半个月战斗,毙土顽180余人,拔除了油坊户、谢六巴圩、花张集等土顽据点,打击了土顽的反动气焰,迫使他们不敢恣意出扰,安定了民心,保护了群众利益。

  1941年春,桂顽侵占我路西的企图被粉碎后,其一三八师撤退到古河和淮南路西地区。但到10月,同一三八师换防的一七一师以及第十游击纵队各一部,又侵占了靠近我路西中心区的广兴集和大桥镇。为反击顽军进犯,我师组成路西野战司令部,集中了第四、五、六旅的6个主力团和路西地方部队,于11月16日晚在大桥等地对顽军发起了反击作战。四旅第十一团、六旅第十六团在大桥镇、新张家,经过激烈战斗,一举歼灭顽军五-一团两个营及地方武装共1400余人,收复了被顽军侵占的地区。

  11月底,桂顽一七一师三个主力团和第十游击纵队一部,分路向我藕塘中心区和赫郎庙进攻。我扼守赫郎庙阵地的第十三团顽强阻击,歼顽军300余人。顽军遭重创后溃退。经过这两次战斗,初步稳定了路西地区的形势。

  1942年1月,驻定远县城的日、伪军,为了分割我路西定、凤、怀地区和中心区的联系,蚕食定、凤、怀地区,修通了从定远县城至寿县的公路,并沿途增设了十八里岗、西三十里店、永康镇、清洛涧等据点,经常对我“扫荡”。我路西独三团和定凤怀总队,不断袭扰打击敌人。路西联防部队第十八团为打击敌人运输线,于同年3月在柏家圩伏击了从水家湖往永康镇运输物资的敌人,歼灭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一个中队,俘日、伪军30余人。

  10月,桂顽乘我精兵简政,部队减少,路西地区只有3个主力团,兵力比较薄弱之机,以一七一师、第十游击纵队和保六团等部共6个团的优势兵力,长驱直入,占领我中心区藕塘镇。我师四旅第十、十一团和路西联防部队第十八团,在罗炳辉副师长的指挥下进行反击,连续10天艰苦奋战,打退了顽军的进攻,歼顽1500余人,生俘了保六团副团长。这次反顽战役,军部首长非常重视,战前,陈毅代军长明确指出,路西地区的得失,对我坚持华中全局影响甚大。战后,陈代军长又来电慰问嘉奖说,击退了桂顽进攻,保卫了根据地,意义甚大。

  (三)配合友邻,向东发展

  根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指示,我师五旅等部从1941年到1943年8月,配合新四军第三、第四师向东发展,阻止汤恩伯、王仲廉顽军东犯。巩固与开辟淮(阴)宝(应)、淮(阴)泗(阳)和皖东北的南部地区。

  1941年3月到5月,我师五旅第十四、十五团先后在淮宝、淮泗地区作战。在淮宝县高良涧打退了日、伪军的“扫荡”,扫除了白马湖土顽惯匪,并配合三师九旅,迫使洪泽湖上顽水警大队长陈培华率部投降,建立了洪泽县抗日民主政府。同年8月,根据华中局决定,将淮宝县、洪泽县及其所属地方武装划归淮北地区。

  遵军部命令,我五旅旅部率第十四、十五团于7月初进抵皖东北地区,配合三师九旅(后为四师九旅),防止淮北津浦路西和苏北顽军东西对进,掩护四师主力在淮宝地区休整。并视情况,相机发展。到8月中旬,连克苏家圩、罗圩、双蔡圩、旗杆杨、霸王城、草沟等伪顽据点,扫除了这些地区的伪军和同日伪勾结的顽军及土顽武装,恢复了泗县南北地区。

  8月24日,我师五旅第十四团配合九旅第二十五团,攻打对我危害极大、与顽军相互勾结的张海生伪军据点张楼,毙伤敌300余人。正当我继续攻歼守敌时,泗县县城的日军500余人分两批乘汽车来援,先后遭我第十五团一个营和第十四团三营七连的阻击,我七连在连长彭家祥的指挥下,在何宅子(村)与敌顽强拚搏,浴血奋战,激战8小时,打死打伤敌人200多人,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不久,陈毅代军长亲临五旅视察指示,给部队以很大的教育和鼓舞。

  五旅在皖东北地区活动中,第十四团协助当地县委恢复了泗县南北地区。第十五团协同泗五灵凤县委开辟了新区,由两个区扩大到10个区。

  1941年7月,在我五旅奉命西进皖东北的同时,四旅旅部率第十、十一团进到淮泗地区,支援友邻部队作战。到淮北后,因淮南地区情况紧张,四旅旅部又率第十一团返回淮南,留下第十团在淮泗地区活动。该团于8月先后袭击了泗阳城北火神庙伪据点,乘胜攻击了泗阳县城,在薛庄反击并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9月,韩顽乘我淮宝地区空虚,不断渡过运河西犯。我第十团一部又奉命返回淮宝,在林家码头打击韩顽,将顽军击溃。10月,配合第三、第四师各一部,在淮泗地区程道口战役中,全歼了韩顽王光夏常备六旅,打通了淮南、淮北、淮海、盐阜根据地的联系。此次作战,我第十团俘顽军300余人。

  1941年底,我五旅在皖东北地区完成任务后,又奉命回到淮宝、淮泗地区,仍然担负巩固发展淮宝、淮泗的任务。1942年1月,该旅第十三团由淮南津浦路西到淮宝归建。在1942年,第十三、十四团在淮宝、淮泗地区先后攻克了陈双庵、三棵树等日、伪军据点,在三岔伏击了日本兵。又奔袭了淮阴城,缴获大洋马30余匹,粉碎了九十月日、伪军9000余人对淮宝、淮泗的“扫荡”,巩固和扩大了淮宝、淮泗地区。

  1942年秋皖东北形势吃紧,为支援淮北四师作战,我六旅第十六团北渡洪泽湖,进到淮北泗县半城地区机动作战,不久因津浦路西形势紧张,遂到路东和全旅一起返回淮南津浦路西地区。

  1943年3月,五旅第十三、十四团配合四师参加泗阳地区的山子头战役,反击并歼灭了侵占我淮北中心区的韩顽,韩德勤被我抓获。此役我五旅歼灭顽独立六旅1000余人,顽旅长李仲寰被我击毙。这一战役的胜利,粉碎了王仲廉、韩德勤东西对进夹击四师,侵占皖东北的企图,使淮北津浦路东根据地更加巩固。

  (四)加强各项建设,坚持敌后抗战

  为了战胜严重困难,坚持敌后持久抗战,我淮南党政军民在与日、伪、顽军频繁作战的同时,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政策,加强军队、政权和党的建设,深入发动群众,开展统一战线与敌伪工作。

  我二师在抗战中,一贯重视统一战线工作,团结各阶层爱国进步力量,共同抗日。张云逸、罗炳辉等领导同志在淮南期间,都强调并亲自作统战工作。各级领导和政治机关,通过多种形式和途径,进行宣传和联络,争取爱国进步人士参加抗日。

  在反摩擦斗争中,我既坚持自卫立场,又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在加强抗日民主根据地和军队的建设中,充分注意吸收旧政权中和社会上的爱国进步人士参军参政,不少人担任了我游击队长,营、团长,参议员,副参议长,其中梅竹樵、谢禄轩、魏立成、夏雨宜、王养吾、胡公球等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根据党中央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权实行“三三制”的决定,协助地方进一步加强了政权建设。早在1940年建立民主政权时,各级抗日民主政府就相继实行了“三三制”,这样既保障了我党的领导地位,确立了工农群众的政治优势,又团结了各界爱国人士和开明士绅抗日。1941年1月与9月,淮南津浦路东和路西,分别召开了第一届临时参议会,选举了正副参议长。路东参议长邓子恢,民主人士朱雨江、赵坚为副参议长;路西参议长魏文伯,民主人土刘子谷、梅子明先后为副参议长。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后,立即着手制定法令、条例、制度,废除苛捐杂税,发展生产,保障供给和兵源补充,发展文化教育事业,开展拥军优属活动等。由于人民政权的职能作用和威力日益发挥,使坚持长期抗战有了可靠保障。

  农民是抗日的主力军,为了调动农民群众的抗日积极性,1942年初,根据党中央指示,放手发动群众,贯彻了减租减息政策。一方面实行“三七分租”、“分半给息”、“退还押板”、“老债停息还本”,减轻农民负担,改善群众生活;另一方面在减租减息的前提下交租交息,保障地主在政策允许范围内的合法权益,最大限度地争取地主参加抗日。从而削弱了封建剥削,缓和了租佃矛盾,加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同根据地建设密切相关的军队建设,也始终摆在重要地位。我江北部队整编为新四军第二师后,为了吸取皖南事变的教训,针对我二师的实际情况,于1941年3月18日在天长县赵庄,召开了历时20天的全师政治工作会议。二师政治部副主任张劲夫对江北部队两年来的政治工作作了总结。张云逸、邓子恢、郑位三等领导同志作了指示,一致提出要提高部队军政素质,为建设正规化的党军而奋斗。会议强调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明确了部队政治工作的原则、制度和任务,号召加强团结,反对各种不良思想作风。会后,各部队通过召开党代会、政工会、英模会,认真贯彻“3.18”政工会议精神,加强基层建设,逐步建立与健全了工作、生活制度,使部队精神面貌、官兵关系、思想作风、纪律状况和行政管理都有了显著的进步。各部队除利用作战间隙抓紧练兵外,还有计划地轮流集中整训,针对我军特点和实战要求,加强了近战、夜战、袭击、伏击和射击、投弹等战术技术训练。政治教育除进行中日民族斗争教育外,还特别强调阶级教育、时事政策教育,鼓舞斗争意志,增强胜利信心。文艺宣传工作在政治教育中起了很好的作用。二师抗敌剧团的叶华同志编写的剧本《两肩仇恨》给部队演出后,收效很好。此外,我师还针对部队中文盲多、文化水平低的情况,狠抓了扫除文盲的工作,要求大家过识字关。张劲夫副主任还亲自编写了识字课本。所有这些,对巩固部队,提高部队军政素质,加强正规化党军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贯彻党中央的精兵简政政策,使主力部队精干化,加强地方武装建设,1942年2月我师决定,以主力部队的1/3编入地方部队,将3个旅的9个团减为6个团,撤销第十二、十五团,第十八团划归路西联防司令部建制。同时减少机关层次和人员,充实基层和战斗部队。1943年,路东8个县合并为4个办事处,路东地方部队整编为4个县支队,同年6月,又成立了甘泉县支队。路西地方部队的独立团,除淮西独立团外都撤销了,各县武装为县总队(定合县总队由十八团兼)。路东、路西的区有中队、乡有小队,还有不脱产的自卫队(民兵)。这样,便形成了主力军、地方军和民兵三结合的武装体制,加强了对敌作战的力量。

下一篇:没有了

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bearsfanspro.com. 新浦京网投站网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